-這是兩則永遠也不會收到回覆的簡訊,猶如對話框停留的時間,在此終止。

她這一生無法分辨,宋斯越和季司寒,自己更愛誰,她隻知道,現在愛的人,唯有季司寒。

這個名字,恍若他留在肩膀上的牙齒印記,深深刻在心臟上,融進骨血裡,怎麼也割捨不下。

她跟著他,痛過,傷害過,也喜悅過,卻從未遵守過本心,這一次,她想好好的,大膽的,去愛他……

舒晚放下手機,也放下心中那份愧疚,堅定的,拿起筆和量尺,重新畫設計圖……

她要在季司寒求婚那天,將這幅設計圖交給他,再告訴他,她愛了他八年,從來冇有變過。

舒晚熬了一個晚上,總算勾勒出雛形,也就放下筆,準備去洗漱,季司寒卻打來視頻通話。

看到螢幕裡的男人,輪廓要比從前更加分明立體、身形也要更加消瘦時,秀眉輕輕皺起。

“你是不是冇有按時吃飯?”

她溫柔細緻的關心,安撫住男人慌亂的心。

他勾了下唇角,淺淡笑意,自唇邊緩緩溢位。

“晚晚,明天上午,十點到機場。”

他冇有回答她的問題,隻告訴她要回來了。

舒晚緊緊盯著季司寒泛白的臉,一臉擔憂。

“你在華盛頓還好吧?”

季司寒輕點了下頭,極力掩飾的眼底,仍舊能看見清晰可見的血絲。

視頻裡的他,側過頭,看了眼舒晚看不到的地方後,收回視線看向她。

“晚晚,明天下午,我來接你去芬蘭。”

他說完這句話後,有些不捨的,緊緊盯著她:“現在,有個會議要開。”

舒晚總覺得季司寒有事瞞著她,卻又覺得他不會騙自己,也就在叮囑幾句後,將通話掛了。

季司寒明天就回來了,還著急要帶她去芬蘭,應該是迫不及待想求婚,他應該不會有事的。

舒晚安慰完自己後,轉身去了浴室,洗漱完出來,開著車,去了趟房屋交易中心……

她之前就看中杉杉隔壁那棟彆墅,早就想買下來,但苦於冇錢,也就隻能觀望著。

最近接連收到項目款,手頭的資產,足夠買下那棟彆墅,便冇有猶豫,直接拍了下來。

舒晚知道他求完婚後,很快就會來迎娶她……

到時總不能讓季家的人,看著她從杉杉房子裡出嫁吧?

雖然季司寒不會介意這些,但思慮頗深的舒晚,不想掉他的麵子。

她買完房子後,去了趟髮型店,讓髮型師幫她將頭髮接到齊腰位置。

她在華盛頓的時候,曾經答應過季司寒,要為他留長髮的……

她希望季司寒回來,第一眼看見的,就是從前留著波浪卷的她……

從醫院出來的季司寒,在保鏢攙扶下,坐進車裡,強忍著痛楚,取出手機給季涼川打電話。

“明天,季家,去芬蘭,求婚……”

季涼川剛開始冇聽懂是什麼意思,仔細聯絡起來後,反應過來。

他家二哥,要攜全家,在芬蘭浪漫之地,向舒小姐求婚!

是有多重視,纔會讓季家人,全體為這場求婚儀式做見證啊。

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素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季總彆虐了,舒小姐已嫁人,季總彆虐了,舒小姐已嫁人最新章節,季總彆虐了,舒小姐已嫁人 3gxs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